汽车

九州凤凰涅槃

2019-07-26 08:4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锦楼先是放跑了皇帝相中的美人,又闹出刺杀这档子事儿,应是再难立足天启。$杂卐志卐虫$可这不出十日,风波未平,这片风月地便恢复如往日那般宾客盈门,不知背后何人撑腰。“你听听这坊间是怎么传的!”姬喜极气,手中酒樽飞出,砸在延玥身侧的地上。延玥不知道父皇指的是哪个,市井闲言杂多,有说皇帝老儿表里不一,分明是畏惧得明珠得天下的流言,怕江山易主,装模作样封新驸,再暗地里派人诛杀。也有说公主大义弑亲夫的,延玥想着便觉好笑,到底是百姓心中的明珠公主,再差也不至难听。延玥半蹲着,许久才答:“悠悠众口难堵,蜚言止于智者。”延玥捡起酒樽,起身走到姬喜身边,“父皇,天启的臣民又不傻,时间久了,流言便淡了。”“是不傻,就怕是有人太聪明。”姬喜紧皱着眉头,接过延玥手中的酒樽,“塞泉眼以绝泉流,断其源头方堵悠悠众口。坊间传言但凡涉朝政且声势过大,便是有人刻意为之,与刺杀一事也脱不了干系。”延玥也这般想,可追本溯源想来容易,真查起来何其艰难,此一案牵连甚重,交予刑府查办,是二哥延珩在着手调查,为着避怀轩的嫌,延玥只得私下查。案发次日,延玥溜出宫找萧慎,锦楼闭门歇业,往来是刑府的人,二皇子也在,场子清理过,死尸也已移往刑府,延玥只得远远瞧着,省得惹些多余事端。锦楼是刺杀发生当晚便散了宾客关了门还自个儿报了官,刑府亦是当晚派了人,七具死尸,黑衣蒙面,听当晚验尸仵作断,六人死于剑伤,一人毒发而亡,银针在心脏部位刺下,黑了半截,余下六人,毒未攻心,却在喉咙管也是验到了毒的,七个人身上是同一种毒,是疾毒,服后两个时辰必死。揭开蒙面黑纱,皆是面目已非,根本无从辨识,背上亦疤痕狰狞,全身上下无任何可证明身份之物,或说,没留下任何讯息。“七人身份无从寻查,衣着兵器皆是寻常,面目全非难以辨识。”萧慎为难地捏了捏下巴。延玥问道:“你同他们过手时可有发觉什么?”“招式也寻常,无特别之处。倒像是再普通不过的市井武夫。”“不对。”延玥拿起茶盏,揭开茶盖,茶水热气氤氲蒙了眼,看不清或沉或浮的茶叶,“听说七具死尸面毁已久,背部鞭痕新旧层叠,应是豢养多年的死士。”“死士养成这等水平,也不嫌丢人。”萧慎又转头一想,不该啊,“难道?是怕暴露身份刻意收了锋芒,藏了实力?那不就是来送死了吗?”“阿慎,你说会不会,背后之人根本意不在刺杀。”“那是要做什么?”“定还有什么是我们遗漏了的,走,去刑府,验尸。”延玥一把抓了萧慎的袖子便要走。“那仵作断得清清楚楚,你又去作什么妖?”“辨毒。”刚推开门,便撞上当事者。怀轩带着他小厮刚巧走到这儿,刚巧见着延玥牵着一素衣公子从厢房中推门走出。纵使昨夜场面混乱,怀轩还是记住了出手搭救之人模样,认出了他,对萧慎拱手道:“多谢侠士昨日出手相救。”“殿下应谢的是荷硕公主,愚不过奉公主之命救人。”萧慎笑脸逢迎道。闻言,怀轩再度否定了昨夜的假想,若是延玥下的手,又何须再出手救人,那死士举动多半是为着嫁祸罢。怀轩转向延玥,小声道:“六殿下,我有事同你讲。”“何事?”……“萧慎不是外人,但说无妨。”见三人僵着,不动也不开口,怀轩身旁小厮忽拽了萧慎袖子,拉到一边儿,细声道:“人家小两口说悄悄话,你一外人你瞎凑个什么劲儿。”萧慎一时语塞,心道世人皆说代越民风淳朴,可算是见识了。“我可不是什么外人,没听公主说吗?倒是你,瞎掺合。”“我自幼跟着殿下,是一辈子都要跟着的,你这小琴师,不知使了什么法子,一时讨了公主欢心,不能长久。”萧慎憋笑,怀轩这厮是把他给查了,对啊,无论是为着出手搭救还是与延玥来往,他都是有理由查的,不过看来也没怎么查清楚。另一边“昨夜打斗,你在场?”“是在场。”说着,延玥摸了摸身侧的和炎,走了神儿。怀轩把昨夜情况讲了个清楚,见延玥也没发声,又道:“听闻公主二字时,个就想到了你。”“你怀疑是我?我虽不怎么喜欢你,却也不至杀你,且若我有意杀你,断不会失手,更不会默许阿慎救你。随你怎想。”话语句句如刺,扎在怀轩心上,他怕她误会,连忙道:“我并非怀疑你,我是想说,那人是想嫁祸于你。”怀轩此语倒是点通了延玥心中所想,这下便说得通了,那人意不在刺杀,他想嫁祸,嫁祸自己,自己与怀轩,是晟与代越,是两国邦交,自己要杀怀轩,便是……如此这般,是在离间,居心叵测,得揪出那人。再一想,不论这流言怎么传,父皇表里不一,或是自己大义弑夫,不都也是应了这离间之术么。外廷六府中,刑府掌刑狱,审理重大案件。“真是作死人不偿命,有大门不走,非要翻墙。”萧慎跨坐在墙上晃荡着腿冲墙内的延玥比划鬼脸。“快下来,你快下来!”萧慎翻过墙外那条腿儿,径直跳下墙,“你是公主,被发现了顶天儿挨皇帝老儿顿骂,怕什么?”“避嫌,王太子遇刺一事,纵使当事者都不信,我仍是难脱嫌疑,况父皇不准我参与此事调查。”“那你还查?”“本是好奇,现下觉着,不能让我大晟背了这黑锅。”俩人悄悄摸索了老大圈儿也没找着停尸的地儿,延玥沿着廊,挨间儿房找,挨间儿窗探,眼瞧着已是走到小廊尽头墙根拐弯犄角旮旯的地儿,延玥和萧慎只得掉头,延玥一转头,被面前突现的这人吓了一跳,缓了会儿道:“二哥。”萧慎回过神儿,“见过二皇子。”心想好一个温润如玉谦谦公子,形容姿态,绝非作派,是骨子里带的。见延珩仔细打量萧慎,延玥才忙作介绍道:“这是我朋友,萧慎。”“嗯。”延珩又望向延玥,“刑府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二哥,我想验尸,亲验,王太子一案。”延玥总觉着同二哥站一起自己矮了一截,无关身量,讲话也有些失了气势,甚至语无伦次,众皇子中她敬重延珩,却也怕延珩,宫人皆说二哥是温文尔雅,善解人意,她却觉着琢磨不透。“验尸有仵作,你若心系那案子,我叫人讲与你听。”延珩温温笑着,目光宠溺。“我有些头绪,此来是想辨毒。”延玥回想着方才措辞,生怕惹笑。“允了,知你是辨毒好手。”延珩语出,延玥又惊又喜。那年中秋夜宴后,世人皆知明珠公主辨毒好手,宫里传到宫外,传得神乎其神。“莫告诉父皇。”“怎敢,父皇若知我允你帮了这门苦差事,还不知怎般惩处我呢。”一间暗室,阴森森,没有窗。萧慎直捂着鼻子,大呼“难闻,快些!”“哪有那么夸张!”延玥看着这些死士,倒不怕,只是心里生了些许悲伤,好端端的命,怎就握在了别人手里。延玥抬手,嗅了嗅银针上的气味,觉着甚怪。“怎样?”延珩问道。延玥又反复嗅了嗅几根银针上的残毒,琢磨比较,忽得手一顿,停留在空中,似是发觉了什么。“七人中毒相同不错,却是两种毒。”“什么?”萧慎惊诧道,捂着鼻子的手忽得松了开。“七人体内皆有这两种毒,一为疾毒,一为慢毒。”“慢毒?”延珩眉头微皱,“细说来听。”“竹叶青,疾毒,青竹蛇毒提炼而成,毒性较缓,但两个时辰内必毒发身亡,六人因剑伤及要害而死,只此一人,因毒攻心而亡,显而易见,此毒用以灭口;凝止,慢毒,凝花草木叶之毒所制,坏人心神,控人心性,剂量越重,神智混沌越久,此毒多用在死士身上,稀且贵,绝非寻常人用得起,七人体内此毒甚重,应是年日已久。”服下凝止的那刻,身体不再属于自己,灵魂被冻藏,生命被凝止。延珩微愣,又笑道:“阿玥好生渊博,皇兄自愧弗如。”“游学在外,所见所闻罢了。”延玥总不好说这许多都是书上看来的,“竹叶青寻常,从凝止入手。”和春客栈萧慎盘中点心吃了个精光,伸手去开那包好的。“那是给阿钰的!”延玥拿起筷子朝他手背敲去,“你不会再点?”“我……我记不得名字,花里胡哨的,谁记得住,什么糕什么酥。”萧慎也是无奈,他只记得口感口味儿这般实在的东西。延玥抬头,本想招呼店小二加些点心,却望见了刚进门那人,目光再移不开,萧慎顺着望去,只觉眼前一亮,周身清气,隐世谪仙。------题外话------此身不求千金募,但期来世命由己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潮州治疗牛皮癣哪好
鸡西治白癜风研究院哪好
三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云浮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大连发现盆腔炎怎样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