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修君

2019-07-26 13:55: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闭嘴,闭嘴,我不听,不听!”捂着耳朵,褚青一顿疾走,想避开这扰人的道士。∨杂∏志∏虫∨看着褚青那副逃避的样子,褚老道拂尘一挥,之后褚青像着了魔样原地打转,而褚青本人则感觉碰上了鬼打墙样,自己一直往前走,却还是走回原处,那可恶的臭道士还在自己面前站着!如此折腾几番,褚青累了,干脆席地而坐,“褚老道,你究竟想干嘛,你让我学那什么针,我学了,你让我修什么法,我也听了你的,可是你看,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我和娘在那院里照旧被人欺负,我娘为了我,为了生活,被逼成那副样子,我那什么爹,我出生到现在也没见过几次,你说我学这,为了什么?就刚刚,就在刚刚,你都看见了,那个胡嬷嬷,蹬鼻子上脸的,我还得忍着,为的不让算在我娘头上,褚老道,你说,你那什么针什么法的,有什么用,什么用!连娘都保不了,有什么用……”说着说着,褚青哇地一声哭出来,嚎啕大哭,娘要走了,娘再也不能陪在女儿边上了……褚老道站在边上,看着褚青哭,也不劝,也不做什么,就这么看着,他心里五味杂陈,这小妮子算是他看着长大的,那晚他费尽心思引魂上身,挨到妮子三岁,能跑能说了,就赶紧让学妙针,修仙法,这三年来,小妮子得空了就研习,不就是为了她自己母亲这一身苦疾吗,可现今……唉,是该好好发泄一通的!哭了半会儿,褚青抽抽搭搭道:“你诳我说什么我命格金贵,说白了就是命硬,克死亲人……你看自我出生,我娘那么好的身子骨都不行了……一天不如一天,现在人都要走了……你说我学那些什么用,有什么用……”褚老道听着半天,总算听清这话,摸着山羊胡捋了半天,长叹一口气道:“福深不寿,福深不寿啊,你娘命薄,受不起你的命格,怎么算是克死呢?人道轮回,自有定数,你娘下辈子享福啊!”“享福,这辈子都没好着落,下辈子狗屁的福……”褚青抽抽搭搭反驳着,哭了小会儿,自个儿扳着小胖手算了半天,但没算出个明白来,抬眼看着褚老道,“喂,老头,我没算出来……我娘下辈子真的享福,老道你没诳我?”“不打诳语!”看着褚青有点止住的迹象,褚老道继续说道:“你快回家多陪陪你娘,她时日无多了!”“什么时候?”“今晚!”说完这话,褚老道不愿多说,察觉远处有人走来,直接原地消失。盯着褚老道消失的位置,今晚?这么快?褚青心中一阵阵酸涩,眼底氤氲上来的雾气凝成泪珠滴落下来,止不住往外淌,感觉天都要塌了,委屈,不甘,孤独瞬间涌来,娘要丢下她了,要走了……呆站着好一会儿,跟褚老道修习仙法,褚青明白这世间轮回之说,娘亲这世和她的缘分已尽,下一世,望……难受,很难受,鼻腔酸胀,人生这世,娘走了……“拿饭去!”深呼吸,压下心中一层层涌上的酸涩,擦掉脸上的泪,褚青抬脚往回走,一路上脑中来回闪着自己和娘亲的往事,她和娘独处院中,四处遭人欺负,冬天冷炕夏天馊饭,娘亲泼辣地将一切白眼嘲讽不公挡在外面,护着自己,可临了临了……今天这饭,褚青必须拿回来!一路想着娘,褚青不觉自己已经走进厨房,脚被门槛绊了下,这才恍过神来,抬眼见着灶台边上放的食盒,褚青小跑过去,伸手提着就跑。回到院里,褚青放下食盒,低头自顾道:“今天去厨房,没人,走运!”赵氏打开食盒,一盘盘端出,脸色看着有点发白,“青儿饿了吧,快吃!娘有点不舒服,没什么胃口,进房里躺会儿!”“娘……”正欲端起碗的褚青看着赵氏,喉头哽咽,“娘,我扶你!”许是身体实在不行,赵氏没推开褚青的手,半个身子倚在褚青身上,“青儿啊,这近来娘身体一直不大好,怕是旧疾缠上了,你这些日子听话,少去外头走动,免得被那些蔫坏的嬷嬷丫鬟看去了找你麻烦,你性子软,好拿捏,这府里都是些……”“知道了,娘,你好好休息,女儿今天不出去了!”扶着赵氏躺下,褚青轻悄关门出去,门关上那一刹,褚青整个身子没了力,坐在门口前,脑子里不断响起褚老道的话,“今晚……”“今晚……”褚青抬头看着天喃喃自语,今晚,娘就走了……不知自己该如何,褚青一个人坐在门口,直到暮色降临时,褚青恍才发觉已入夜了,起身推门进去,“娘,该起来吃晚饭了,娘……”回应褚青的是安静,快步走到床前,褚青颤悠悠伸出手在赵氏鼻尖试探,一丝微弱惊地褚青猛然缩回手,半会儿后,赵氏嘤咛回应着,坐起身来,见自家女儿一脸担忧,安慰道:“娘没事,贪睡了!这一觉睡得舒服,人也爽利了!”说着要起来。小手压在赵氏肩头,褚青道:“娘,我去拿饭食来,你躺着别动!”“嗯,娘今天想喝点酒,你把院里去年酿的酒拿点来!”“娘,你之前不是说给女儿酿了一坛与女儿同岁的酒吗,喝那个可好?”对上褚青狡黠的眸子,赵氏微微一笑,“贪嘴!那是给你出嫁喝的女儿红,现在还没到时候!”“出嫁?娘,女儿不想嫁人,女儿就陪在你身边可好?”“说什么胡话,快点去拿饭食吧,晚了,今晚可就没吃的了!”赵氏宠溺的捏了捏褚青的鼻尖,笑的欢畅,像是下午的一觉让她感觉舒服了不少。听得娘的话,褚青出了门,然才出院门口,心中不安陡增,褚青转身直奔房中,看到赵氏闭眼垂下的手,仿遭一记重锤,连呼吸都顿了半息,脑子一片空白,机械僵直的走到床前,感觉到赵氏体温一点点流逝,褚青一把抱住赵氏,喉头是喊不出的娘,哽塞着不能发出完整的字音,眼底血红一片,酸气弥漫上来,心口是尖锐的刺痛,一阵一阵,带着呼吸都不能顺畅,娘……“人走了,你……”不知何时现身的褚老道看着这样悲恸的褚青,不知如何安慰,几番叹息后道:“逝者已走,往后你大可不必遮掩,跟我修习了!”此时悲痛,若日后……你可会这般?褚老道站在褚青身后好一会儿,若有所思,慢慢隐去的身形,今晚的夜黑的太早了!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大庆好的医院治妇科
廊坊治疗癫痫病哪里医院好
邵阳性病治疗医院
永州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深圳附件炎怎么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