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鹿漫漫

2019-07-26 08:12: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earlyexperience》的节目杀青后我又急忙被公司召回进行新专辑的录制。持续了近一个月的体能运动,说真心话,真的感觉到心力憔悴,有种分分钟倒下的节奏。sm不是其他人道主义公司,它是近似冷酷,他只负责我们的出名、实现梦想,我们却负责帮他赚更多更多的钱,赢得举无轻重的造星地位。如此的过人意志和高强度的体能透支不知何时竟使我萌生了要脱离sm的念头,自从2007年4月正式和sm签下艺人合同到现在已是6年多了,在通过以团体形式被大家所熟知以前,我就曾以演员的身份客串过几部还算有口碑的电视剧,当时还未成年,所以是由妈妈代为与公司洽谈的,签约的有效期限是七年,所以根据时间推算我将在明年的5月份结束和sm的关系。其实我现在对于未来也很迷茫,关于续签问题也还在考虑之中。md正处在事业顶峰期,若选择单飞的话不管是对md还是对公司都会有一定的影响,而且一想到那些一直支持我的粉丝和身边的朋友……我曾不止一次的在参加音乐演出的时候看到粉丝们在雨中为我们应援而奔波的身影,我当时还记得开玩笑地拉了拉鹿晗的衣袖,问他有没有可能在粉丝中寻找女朋友?他的回答很无所谓,只是说“看缘分吧”。现在的我即使再累,也只能咬咬牙,挥干汗水,向前进!乘电梯来到六楼,推开录音室的门,然后叹息着摘掉绒毛帽子。“哈喽,小孩~~~~”带着耳机wave的cici一见到我来就立马摘下耳机朝我飞奔。“hi,longtimenosee……”我的语气病恹恹的,完全提不起精神,特意错开cici的拥抱,自己倒是掰过了青青的肩膀,像汲取温暖一样拥住了青青。成员们瞬间愣住了,面面相觑,一头雾水。青青慈爱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地在我耳边问道:“ab你怎么了?”我无声地摇了摇头,现在真的好想哭,不知道什么原因,近真的好累好累。“哎呦~~~~`瞧你们一个两个的,我只是离开了你们一个月,当然是想念你们了!”我强笑着离开青青的拥抱,重新扬起笑脸。“你个死小孩,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青春期还没过是不是。”cici咬住下唇,边笑边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咳咳,真是痛死我了。”我揉了揉被她敲打的肩膀。“金淑秋——”适时,不知是谁在门口叫喊了一声,我们就纷纷将视线投向那个人。她大概有三十好几,穿着一身正经的职业装,露着光亮的额头,职业女性的意味十足。“是”队长从我们身后面无表情的走了上来,仿佛无论发生多么大的事情她都能安之若素。听到应声,来人先是上下冷冷地打量了队长几眼,而后轻蔑地说,“跟我来。”身旁站着的的cici和青青脸色顿时变得严肃,紧抿着嘴不发一言。我顿时感到气氛不对劲,为什么她要用那样不屑的神情看着队长?为什么成员们都那么严肃?直觉告诉我,我们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等……”本来是想要弄个明白的,可是青青却制止了我,对我摇了摇头。也许金淑秋才刚离开没多久,可是我却仿佛过了好久,心里还是忐忑不安,“要不我们跟着去看看吧!”话问出口后没有得到她们的答案,但一想到她们刚刚的表情,“还是说……你们知道什么对不对?”我快步踱到她们面前,一副坚定的样子。“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cici的语气是我很少听到的僵硬和决绝,这更使我相信我的猜想是正确的。“青青,你告诉我,队长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就这么盯着我,仿佛想要洞穿一切,那里有无奈,有怜悯,有了然,还有深深的我不知道的东西。“唉——”她叹了一口气,“你想知道?”还没等我点头,cici就严厉的叫住了青青的名字。“呵,”她笑了,是包含了‘即便这样做了,你又能怎样’的笑意,随后她将正面对着我,无形之中让我感觉亚历山大,好像有一个无底的伤口被我自己硬是撕开。“她被狗仔队跟踪了,一些不雅的照片流露了出来,公司应该正在想方设法的补救。”我恐慌地捂住了嘴巴,不敢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声响。被狗仔跟踪倒还好,只是‘不雅照片’的话,一旦被各报刊刊登,不只是对她自己,更是对公司都是有非常不好的影响。青青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还算那记者有良心,只是刊登了队长半夜约会的照片,其他照片应该还在和社长交涉之中。”听了青青的话,我放松了一大半,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补救。“其实,你真的很幸运……”cici那欲言又止的话不经让我好奇。“cici,你能少说一句吗。”青青的语气越来越重,她皱着的眉头暗示着cici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的重要性。“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了看cici又看了看青青。“你也太搞笑了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准你说就不准我说,你难道就不委屈吗?你做得到我做不到。”cici愤然地看着青青,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我瞬间石化了,不是因为cici的话有多么的重,而是因为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不管是谁,我都仿佛不认识她们一样,在我对她们的认知里,反差太大了,一时不能够接受。“ab她很单纯,你不要……”青青的话还没说完,cici就更加激动的仍出一个“是”“是啊,她很单纯,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可是就是因为我们都在保护她她才所以这么‘干净’啊。”她特意在“干净”这两个字上加重了音,“早之前,难道我们就不单纯吗?还不是被这‘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规则给定死了?没人规定我们不可以告诉她,这个世界本来就这样,难道单纯的像她这样认为世界的大部分都是美好的,这才真实吗?我不是想要打击她,而是在用我们的亲身经历在教育她。”我一个脑袋两个大,身后好像有一个无底的深渊在卖力的吸引着我,只要再退一步,就一步,我就会掉进这个黑暗里去。“不,不要……”我奋力地摇了摇脑袋,我不想听了,我不想更深入的了解其他的什么了,我不想要改变。“你难道想要多加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吗?她如果能够这样不是很好吗,自己的痛苦何必加注在别人身上。”我似乎暴露在她冷冽的目光之下,她没有理会青青的话,自顾自地又往下说,“知道为什么md如此的受人追捧吗?为什么我们不像其他女团那样演艺发展磕磕绊绊?公司又为什么没有逼迫过你做过你不想做过的事?”“不,不要……你停止好不好,我好害怕……”眼泪,就是这么不经我同意说流就流。都这么大了,我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只是不想要面对……“为什么要停止,杨颖,现在你给我听好了”她的话真的好残忍好残忍,“队长的这件事就是今天的导火线,我们曾为了md这个团体用我们自己的……”“够了——”我只知道那门被人重重推开,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身影将我包围,心底有一股细小的暖流在流动。“你不感觉自己很过分吗,你难道没有听到她说不想听吗,你这么伤害她有意思吗?”他近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鹿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立场去批评我,你又敢说你们exo都是……”那个“完整的”字还没等她说出来,鹿晗就斩钉截铁的回了一字“敢”。cici被鹿晗的那个“敢”字堵得哑口无言,气愤的甩了手夺门而出。“cici---”青青叫喊了一声,想要跟上去,却又不舍的回头看了倒瘫着我一眼。“放心,交给我。”鹿晗给力青青一个放心的眼神,青青就立马跟了上去。我害怕地躲在鹿晗的怀抱,紧抓着他的衣服里流泪。鹿晗温柔地拍着我的背,轻柔地说,“你不要太在意她的话,她也是……”鹿晗不善言辞不会安慰人,所以也找不到词来形容。我轻微地摇了摇头,哽咽地说“不是的,我知道。”“其实我一次无意中听到cici讲话,然后……”望着我苍白的面容,鹿晗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如果那时的我能够接着询问他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么就不会伤心那么久了。我只是在真相面前还无法面对,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来说的话,那就是“脆弱”。我就这么在鹿晗的无声抚慰下好久,他说他也只是刚回公司路过这里,然后听到我们争吵才停下脚步,再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他还发誓自己不是有意听墙角的,死命的解释怕我不相信他,当看到他明明应该“发4”的手指却“发3”,我笑了。谢谢你,鹿晗。

安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淮南治男科的医院
濮阳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宣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大连外阴炎咋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