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综个性为爱

2019-07-26 20:04: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关于自己的个性,井上飞鸟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过,只是测试了一下前三个阶段的表现。杂#志#虫据他所知,第二阶段就会逐渐产生心动倾向,死柄木已经在他的引导下成功走上了这条道路。如果不给他种植个性的话,对方顶多只是对飞鸟有些好奇而已,可是这却是鱼饵,要想躲开“至死不渝的爱”不断加深的能力,的解决办法就是从一开始就不要对飞鸟产生兴趣。然而死柄木已经被鱼钩勾住了心脏,恐怕是逃脱不了。飞鸟在这几天的相处中摸清了死柄木的特点,这个年纪轻轻就当了敌联盟首脑的少年对“支配”有着别样的喜好,每当飞鸟暗示自己会乖乖听话的时候,爱之环传来的波动就会变快。这小鬼有着了不得的癖好啊。大明星托着下巴,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坐在吧台的死柄木。他今天没有带上那个断手,只是静静在吧台喝着猩红色的鸡尾酒。死柄木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他没有回头,淡淡问道:“下周体育祭就要开始了,你说,是在比赛途中吓所有人一跳好呢,还是在颁奖台上比较好?”“问我干什么,你自己不是已经有决断了吗。”飞鸟点点唇瓣。这个少年也许是被自己敲打成功了,做事变得有耐心了许多,他的决策当然是后者。“话说,这样拘着我真的好吗,现在可是紧要关头,我还要趁热打铁呢。”飞鸟有些不满道。“你和欧尔麦特接触的太频繁了,我怕你忘了任务。”死柄木嘲讽。井上飞鸟放下酒杯,黑雾新研发的酒水都被溅了出去,黑发少年几步走到死柄木身边,把胳膊搭在对方肩上。“怎么?是怕我被大英雄的人格魅力策反吗?”飞鸟贴在他耳边道。“你再说我就要吐了。”死柄木的声音阴沉下来,“什么狗屁的英雄,现在这个社会太愚蠢了,到处都是滥用个性的蠢货,还有比敌人更加愚蠢的英雄,社会的平稳居然需要和平的象征来维持,政府也真是个无能废物。那些愚民沉浸在虚拟的网络中,追求着各式各样的大明星,这一切都太让人厌恶了”“看来您有高见?”“我要做的就是摧毁这个社会而已。”死柄木说的仿佛真是什么崇高理想一般。“那我不就吃不上饭了。”飞鸟把头凑过去,两人离得很近很近,“我还要靠你嘴里的愚民养活呢。”“呵,忘了你就是那个受人追捧的大明星。”死柄木本想回头,结果刚一转过去,嘴唇就险险擦过对方白皙的脸颊。“敌联合又不是没你饭吃。”死柄木用冷笑来遮掩自己的不自然。他真心觉得井上飞鸟作为对付欧尔麦特的一次性用品实在太浪费,这样的个性,能为组织带来不少便利,所以他才不想让飞鸟继续跟欧尔麦特接触下去。一旦被发觉了,那不仅仅是损失惨重的问题。“哟,还知道我是敌联合的一员啊,我还以为我是你养的壁花呢。”黑雾适时的插了一句嘴:“壁花不是备受冷落的吗?我看网上说好久不见你发动态,粉丝都要闹翻天了。很多人都在等着你呢。”“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飞鸟哼气,但他眼波一转,忽然拿出手机朝向自己:“正好,现在不能出作品,就只好炒作一下热度咯。”死柄木被摄像头的拍照范围覆盖住,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你要干什么。”“死柄木君~你不是想吓所有人一跳吗?”飞鸟嘻嘻笑起来,看上去有些不正常,“我来帮你完成心愿啊。”说罢,黑发少年便附身亲了过去。死柄木被惊到了,他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扭过头不让手机拍到正脸。黑雾看见这个场景,手也抖了起来,连抹布都没拿住。然而他们的惊吓有些多余,飞鸟没有真正亲到死柄木,只是摆了个暧昧的姿势,看上去是像索吻一样,实际上理解为朋友之间的玩闹也不过分。咔嚓一声响,被存进屏幕的相片已经呈现出来。黑色和淡蓝色的发丝交织在一起,在酒吧迷离的灯光下,一个唯美的少年侧着脸吻向身边的人,但是不难看出被“吻”的人十分僵硬,脖子都快扭过九十度了,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抗拒。这个场面看上去有点滑稽,反倒没有了暧昧,更像是朋友间的酒会玩笑。死柄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有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年轻的首脑一把夺过手机,仔细看了看这个相片。相片中的死柄木连一丝面容都没有露出来,反倒是飞鸟在灯光下更加耀眼了,低垂的眼帘投下了阴影,颜色不一的光斑照耀在他身上,低领口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他几乎没办法在飞鸟身上挑出一点不和谐的地方,也找不出任何一处能够更完美的地方。即使整张照片都很暗,可依旧能看出飞鸟很白很白,像是被渡上了圣洁的光,看上去和落入凡尘的神子一般。一种异样的感觉弥漫上来,死柄木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了。他触电似的把手机塞回了原主人的手里。作为心动错觉的始作俑者,飞鸟已经感觉到中指上的脉动了,同时,他也能看见属于自己的紫色能量染上了死柄木的血眸。紧紧是一瞬,可心动也是一瞬的事情。死柄木忽然站起来,摆着张臭脸离开了吧台,进屋就把门给狠狠甩上。“哦呀,生气了。”黑雾淡定的继续擦玻璃杯。飞鸟没有说话,只是从胸腔发出闷闷的轻笑声。这哪里是生气,这只是,不知所措罢了。刚说完喜欢上飞鸟的人都是愚民,下一秒就发现自己也是愚民的一员,死柄木君还真是可爱。飞鸟叹了口气,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里,这个基地其实蛮大的,不仅仅有地下吧台,下面其实还有一层,一些零散的敌人有时会因为任务在这边小住一二。他躺在床上,启动了自己的个性,随即就发现中指的爱之环变成了粉色。之前还是普普通通的紫色来着。飞鸟看了看小指上属于轰焦冻的,仍然是紫色,这可能代表着他依然在阶段。也是呢,除了游乐园那次,他就没有再去找过轰焦冻了,没有进展也是应该的。倒是死柄木这个本不在名单上的人,反倒成了爱之环的试验品。飞鸟之前从来没把别人的好感牵在手指上过,都是随随便便下令和测试,这还是他次发现爱之环的新功能。“难道每个阶段会有不同的颜色吗?”飞鸟歪歪头,“算了,反正都是攻心而已。”他并没有很在意颜色改变的事实,因为这种个性,再怎么产生变化也都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猜就能猜到和阶段性有关。“接下来,要怎么行动呢。”飞鸟拿出手机,看着相册里那张照片,喃喃道:“要发出去吗?如果发出去,大概会满足死柄木的独占欲,可是也有暴露给爆豪的可能性。”飞鸟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发出去。因为爆豪胜己的怀疑现在无关紧要。【和他在一起w[图片]】飞鸟把图片传到了自己的个人账号下。瞬间,蜂拥而入的海量评论差点把他的手机给卡死。【啊啊啊啊这是谁!我要他的资料,现在,立刻,马上!】【看上去是好朋友的样子啊。】【你家好朋友会亲亲?而且说得那么暧昧。】【等等,不对劲啊,井上飞鸟不是刚和欧尔麦特传过绯闻?这又是个男的,井上飞鸟不会是……那个吧?】【楼上的给我说清楚,哪个啊?不都说了是媒体恶意炒作了吗?没看见欧尔麦特的澄清?】【那他也没澄清两人的关系啊。】【歪楼了喂,感觉这个小哥长得也不错的样子,就是有点害羞,让我看看脸!】【给给的,井上飞鸟不正常,他俩关系也不正常。】看到这,飞鸟挑挑眉,回了一句【我是挺不正常的啊。】回完之后他已经预见了网络的再次轰动,不过他没有再刷评论。“控制了一个难以掌控的人,是不是很爽啊,死柄木君。”飞鸟呢喃,“而且作为控制者的一方,心里必然会有优越感,先心动这码事肯定会让人很别扭呢。”所以,要给出一点回应才可以。其实死柄木的性格根本不是会被轻易俘获的类型,飞鸟不过是借了个性之便,只要不断的抛出诱饵,就能让“爱”一路绿灯。他知道死柄木回房间不是睡觉,而是要别扭的胡思乱想一会儿,飞鸟打算打扰一下他。【喂,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什么真的,哪句话,说清楚。】死柄木很快回了短信。【就是,你想毁灭社会秩序什么的,你是认真的?】【当然。】【哎呀,不光是个死小鬼,还是个小骗子,别以为能骗过我哦。】【……】两人离得不远,却选择用短信来联络,倒也有种别样的情趣。【你那套说辞是不是想了很久呀?是用来迷惑那些想要入伙的人吧。】【啊……】死柄木打出了意味不明的单字。【你有个观点我很同意,那些滥用个性,用来发泄的敌人确实都是蠢货。你的说辞是给他们找了块遮羞布,让他们自以为在做正确的事,倒是挺高明的。】【被发现了,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我了解你呀。】想要让感情更进一步,当然要让死柄木觉得他在飞鸟的心里也是特别的。【切,少说大话了。】【作恶需要理由吗?你只是在肆意妄为罢了。】这次死柄木的回信有些迟。【……】【被我说中了?哈哈,这一点我们都挺像的。】【呵,是吗。】【倒是对你产生一点兴趣了,死柄木君。】今后也请像推到小孩子的积木那样摧毁社会安宁吧,飞鸟愉悦的眯了眯眼。虽说他很喜欢欧尔麦特,但他只是沉迷于对方的“可靠”、“温暖”和肩负整个英雄社会安宁的“责任感”。飞鸟本身对这个畸形社会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就算被敌联合全都破坏殆尽也不会产生痛心的情绪。他只会心疼欧尔麦特罢了。不过死柄木这种扭曲的孩子,倒也挺有意思的,看他走向成功也是件不错的消遣。只是可惜了。飞鸟又看了看中指上的粉色能量环,它正发出连续急促的跳动,被看穿本质这么让他开心吗?忽然,飞鸟有了点不安的情绪。死柄木那个性格,不知道发展到第三阶段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到时候他也很难控制。不如在第二阶段,就彻底解决掉吧。

白山专治癫痫病哪家好
湖州好的专治白癜风研究院
庆阳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新乡好的癫痫病医院
玉溪检查宫颈炎检查
分享到: